關閉
微信服務二維碼

1-160414032022623.jpg

那是1935年的3月10日, 遵義以南50多公里的小山村里,此時已是深夜,黑暗無光的村落足以說明大多數人已進入了深度的睡眠。而有一個面容清瘦,滿身煙味的人卻沿著村頭這條幾乎消失于茫茫暗夜的無名小路,若有所思而又無比堅定地向前行走著,那緩緩移出一襲微弱的燈光,那是一盞馬燈。它的主人是時年42歲的毛澤東。

當晚,對于毛澤東來說,進入遵義的這些日子太不平靜。將近兩個月前的遵義會議上,他被選為中央政治局常委;大約一個月前,在“雞鳴三省”的地方召開的著名扎西會議上,他在常委分工中成為周恩來“軍事指揮上的幫助者”;就在一個星期前,他被任命為中央紅軍前敵司令部政委。而幾個小時前,在這個叫做茍壩的小村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史稱茍壩會議)上,與會者討論進攻打鼓新場(今貴州金沙)的作戰計劃,他提出關于不能強攻固守之敵,要在運動中消滅敵人的建議。他沒想到,這個建議卻遭到與會者的一致否決?!澳銈冇惨?,我就不當這個前敵司令部政委了!”毛澤東來了脾氣,對主持會議的張聞天說。

23123.jpg

“少數應該服從多數,不干就不干!”有人毫不客氣地頂了回去。會議非但沒有聽取毛澤東的意見,還舉手形成了進攻打鼓新場的決議,而且免去了他剛剛就任不到7天的前敵司令部政委職務的決定。

夜色漸濃,毛澤東心潮翻滾,紅軍的命運在腦海里激蕩。在他看來,今天的高級軍事會議,雖然不能說是犯了個低級錯誤,但進攻打鼓新場國民黨之黔軍的決議,起碼是過于倉促,過于武斷了。在由20多人參加的高級軍事會議上,與會者就打與不打爭執不下,會議時間一拖再拖。作戰命令即將發出,打鼓新場之戰箭在弦上,一觸即發。

毛澤東認為,如果兩軍對壘,紅軍將很快陷于南北夾擊、腹背受敵之境,甚至隨時面臨全軍覆沒的危險。以卵擊石,怎能不令他心急如焚、憂思忡忡。必須即刻上路,去找紅軍總政委周恩來進行最后的說服,作最后的努力——盡管,此時理解他的可能只有這盞馬燈!

20160504131324428(4).jpg

一盞昏黃的馬燈,帶著堅定的理念,領著被視為異端的提議,在漆黑的山道上蠕動。那是新中國暮色低沉的前夜,也是毛澤東一生中灰暗的日子。好在,手里的馬燈還亮著。

在那條僅僅兩公里長的鄉間小路上,不知毛澤東走了多久,也不知他走得何其艱難。在毛澤東看來,這是一支以拯救黎民百姓為己任的隊伍,遵義戰役之后,此時面臨的最迫切的問題就是自我拯救。幼年的紅軍,必須盡快地自我完善和發展,尤其是在軍事思想、全局觀念和戰役決策等極其重大的問題上,必須擁有比這盞馬燈還要明亮百倍的眼睛,必須以真理的目光作出歷史性的選擇!

歷史,其實就是一次又一次的選擇,而且是一次又一次艱難的選擇?!耙嘤嘈闹瀑?,雖九死亦猶未悔”。被免了職務的毛澤東,并沒有放棄自己的主張;長征中身心困頓的毛澤東,那夜無法安睡。他提著馬燈來了!我們無法透過歷史的暗夜去猜度一個人的思緒。走在這條鄉間小路上,毛澤東的心情是怎樣的呢,復雜?灰暗?沉重?未知可否,更或許,兼而有之。歷史湮沒了很多細節。在80多年春秋更替中,我們早已無從得知那天晚上毛澤東同周恩來分析戰況時的神色和情景,只能從后來成為國務院總理的周恩來口中,約略地親近那個獨特的夜晚——“毛主席回去一想,還是不放心,覺得這樣不對,半夜提著馬燈又到我那里來,叫我把命令暫時晚一點發,還是想一想。我接受了毛主席的意見,一早再開會,把大家說服了?!?/p>

時而亂云飛渡,時而大浪淘沙;時而水落石出,時而吹糠見米。歷史如此無情,又如此多情。次日,茍壩會議繼續進行。會上,周恩來、朱德同紅軍將士們擺情況、講形勢,力陳利弊,張聞天等領導人也從善如流。如此一來,前一天通過的關于進攻打鼓新場之敵的作戰計劃,徹底翻了盤。接著,會議又恢復了毛澤東的中央紅軍前敵司令部政委職務。這種情況下,毛澤東因勢利導,同大家一五一十地分析戰機稍縱即逝、瞬息萬變的局勢,指出決策指揮上的弊端。

xinsrc_112010412171345329236280(4).jpg

戰局果如毛澤東分析的那樣。就在中革軍委發出《關于我軍不進攻打鼓新場的指令》同時,國民黨之滇軍孫渡所部已經從黔西、大金沙方向向打鼓新場進發,川軍郭勛祺部、周渾元部、吳奇偉部正虎視眈眈,敵人以八師之眾的兵力正伺機對紅軍形成合圍。而此時,由于作戰計劃的臨時改變,紅軍以靜制動,躲過了堪可滅頂的劫難。芶壩的勝利大會,也進一步樹立了毛澤東在紅軍中的威望,成為了紅軍革命隊伍的核心領導人。

馬克思說:“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而問題在于改變世界?!笨梢哉f,那一夜毛澤東改變了世界。在芶壩的這條鄉村路上,在這個夜幕沉沉的時刻,絕不能沒有毛澤東,絕不能沒有那盞馬燈。這是思想的燈盞、智慧的燈盞,這是為真理而不顧小我、勇于擔當的燈盞,這是為了革命事業隨時可以奪門而出、沖向暗夜的燈盞。

歷史選擇了毛澤東,在此后的軍事生涯中,事實證明他沒有辜負歷史的選擇,面對我黨我軍生死攸關的這段歷史,面對80多年前長征路上留下的這個細節,我們每個人是否都應當“低下頭并且銘記”,銘記那盞搖曳的馬燈?銘記那條漫漫的小路?銘記一個堅定的偉人?


首頁
電話咨詢
產品展示
QQ客服
337p人体粉嫩炮高清大图